香港正版平特生肖图一肖中特|64644一肖中特二四六料

熱門標簽

首頁人物正文

安定憶艾豐:百姓轎車最早的力挺者和實踐者

作者:李安定

來源:安定洞察

發布時間:2019-05-23 16:00:34

摘要:在我心目中老艾又是一個親近的老大哥,80年代90年代,我們經常一起出去采訪。我和老艾、人民日報老記者林剛,一起去二汽,他受邀給公司各級干部講經濟形勢,見解高屋建瓴,三個小時臺下無人走動。

安定憶艾豐:百姓轎車最早的力挺者和實踐者

李安定 / 文

老艾的去世太突然,我消息得知的晚,明天就是追悼會。不立即寫一些紀念文字,心潮難以平靜。

寫一些與別人不同的記憶,艾豐是我80年代末鼓吹轎車進入家庭時,最堅定的支持者。而且老艾也是中國央媒中第一個放著公車不坐,自己買車開車,“私車公用”的高級干部。


力挺我家庭轎車觀的伯樂

作為經濟部主任,艾豐擔著風險,最早拍板在人民日報發表了我呼吁轎車進入家庭的文章《由遠即近的叩門聲》。

艾豐是中國范長江新聞獎的首位獲獎者,我們那茬記者,都把老艾看做為人和文章的楷模。我還多了一層,把他看作探索轎車進入家庭的同道和知音。

1998年1月我的新書《家庭轎車誘惑中國》由作家出版社出版。艾豐為此書欣然作序,1992年他也曾為我另一本書《千手千眼——中國變革臺前幕后》寫了一篇妙趣橫生的序言。

在《家庭轎車誘惑中國》的序里,老艾稱:安定是新聞同行中,我認為人品“可交”的小老弟。他的觀點總是在發展著,修正著,完善著。這些年經我的手在人民日報、經濟日報上發表過不少他的作品。幾乎每一篇都有新意,都有自己的見解。80年代初,他送給我一篇談發展中國民眾轎車的文章——《由遠及近的叩門聲》,初看起近乎天方夜譚,細想想卻很有道理,我把它放在人民日報二版的經濟生活縱橫里發表,而且很快聽到了好評。

老艾寫到:說起安定和轎車,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形容才好。說他是“車迷”,他對汽車確實到了癡迷的程度,和他聊天,三句話離不開汽車改變世界,像是談一個最鐘情的心上人,滔滔不絕,你連一句表示同意的話都插不上;透過這些,我們看到他內心深處對中國百姓享受汽車文明的急切和關注,愛國、愛民的責任感,這是他沖動的內核。

今天看到這些話,讓我潸然淚下。

新書出版后沒有開發布會,而是開了一個家庭轎車座談會。艾豐親自主持。機械部部長何光遠、汽車司長張小虞、國家計委輕紡機電司的司長和汽車處的官員。大家幾乎是搶著發言。臺下的媒體都驚呆了,說是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多主管汽車的官員坐在一起說真話。

2.jpg

這樣的仗義別人做不到

在我心目中老艾又是一個親近的老大哥,80年代90年代,我們經常一起出去采訪。我和老艾、人民日報老記者林剛,一起去二汽,他受邀給公司各級干部講經濟形勢,見解高屋建瓴,三個小時臺下無人走動。

敬重老艾,還因為他為人特別仗義——尤其在關鍵時刻,令我終身難忘。

1995年春節年初二,我、老艾、中華工商時報的黃文夫、何力、中央電視臺東方時空的記者應邀去美國采訪。因為邀請單位的疏忽,把票買成兩段,先從北京到深圳,再到香港轉機。到了羅湖關,才知道我們沒有辦港澳通行證,拿護照進不了香港。而且我們的赴美簽證已經到了最后的一天。人民日報在深圳的駐站記者趕過來。私下跟老艾說,可以把他作為特例通過海關,但是其他人就管不了了。老艾一口回絕:不行,要走就一起走,扔下這些兄弟,讓我以后怎么做人。最后,還是老艾想盡辦法,自擔了大風險,通過人民日報外事部門正式出函,幾個小時內,辦了整個訪問團的出境手續,傳真到羅湖海關。在晚上11:30關閘前最后一刻,大家一起合法過關。

我一路上和老艾兩人住一個房間,現在想想真是沒大沒小,老艾打呼嚕,我失眠,就從地上抄起拖鞋,扔過去。第二天醒來,兩個人的拖鞋都在老艾的床上。他哈哈大笑,一點都不惱。

3.jpg

老艾“私車公用”的黑色幽默

說起老艾的“私車公用”,簡直是一段黑色幽默。我曾在1993年一篇報告文學中記下了這段軼事。

1990年艾豐買了一部原蘇聯制造的二手拉達轎車,沒想到釀成一場事件。同事在背后議論紛紛,上級機關也派人前來過問。

我曾經開門見山的向他打聽車的來路,老艾告訴我,買的是一個公司用來跑工地的車,他很謹慎的請專業人士人員評估,估價為八千到兩萬元,他老老實實按上限給了兩萬,用得是此前出書的稿費,本來是留給沒有退休金的母親急用的,年前母親突然去世,錢沒有用上,他愛車,咬了咬牙為自己奢侈一把。

從此私事自不必說,他外出采訪開會講課,不再要公家派車;甚至同事朋友有事需要用車,他也常常自告奮勇。無奈這輛拉達毛病百出,他的手在修車時常常蹭得傷痕累累;有時把同事送到火車站,他的車再也打不著火,同事走了,他卻留在車站回不了家。

那年開全國人代會,他是人民日報大會報道前線指揮,整天開著拉達,東奔西走。沒成想,晚上出車兩個大燈瞎了一個,被交通警察扣住,說是兩會期間違章重罰,除了罰款,即日起上街舉小旗站崗三天。無論他怎么解釋抱歉也不通融,最后只好由人民日報出面向交管局求情,證明確是兩會報道離不開,才被免了當街站崗的懲罰。

以他的級別職務,外出公干單位隨時可以派車,但是他卻自己買了小汽車,每天出入黨的最高輿論陣地。

終于有一天,有一位資格不嫩的同志見到他開車,說了一句:哦,你是有車階級了。老艾心一驚,該同志用的是“階級”二字。私人轎車,歷來是資產階級坐的,你這個“無產階級”相當一級的干部居然有了自己的轎車!這可是一個立場問題。

于是聽說就有調查,有談話,沒有查出任何違紀行為,但是謠言不脛而走。他盡管坦坦蕩蕩,卻不能拉住每一個人吐訴真情。公車私用,當時人們漸漸習以為常;私車公用,標新立異,總歸讓人不平。你是高級干部,偏偏自己買車自己開,豈不是讓別人難堪。聽說這甚至影響了他的升遷。

最后老艾耐不住世俗的壓力,終于賣掉了那輛花錢給換了新發動機,重新噴了一道漆的白色拉達。

他也終于被任命為經濟日報總編輯,坐上了由專職司機駕駛的轎車上下班。

老艾突然走了,在我心目中他永遠栩栩如生。

2019年5月22日夜(作者為新華社高級記者、網上車市社長)

編輯:馮磊 主編:公培佳


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,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(微信搜索「華夏時報」或「chinatimes」)

(0)收藏(0)

評論

水皮雜談
香港正版平特生肖图一肖中特 排球即时比分网 快速时时是官方吗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前三遗漏 幸运快艇5分钟开奖直播视频 重庆时时彩官方平台 赛车计划视角切换 七星彩走势图表 五大联赛冠军次数排名 代玩彩票一小时给100元 五分赛车三期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