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正版平特生肖图一肖中特|64644一肖中特二四六料

熱門標簽

首頁要聞正文

游資攪動大蒜市場未遂 超五成蒜商或面臨虧損

作者:張智

來源:華夏時報

發布時間:2019-08-16 15:52:34

摘要:按照目前價格來看,僅有不足五成的低價收儲蒜商能盈利,前期高位進場的蒜商,很大可能面臨虧損。

游資攪動大蒜市場未遂 超五成蒜商或面臨虧損

華夏時報(www.tbgbj.icu)記者 張智 北京報道

“利奇馬”過境,山東多地大雨瓢潑。“大蒜之鄉”金鄉,迎來了今年雨季大蒜的小幅反彈。

在此之前,金鄉大蒜在6月的高點猝不及防回落,7月已至年內價格的低點,而暴雨將襲,壓垮了蒜商心里最后一根稻草,使得多數有意向賣貨的蒜商集中拋貨,行情連續下滑。

“8、9、10號三天,許多蒜商怕下雨降溫潮濕,大蒜發芽掉秤,恐慌性集中拋貨,買家趁勢壓價。”國際大蒜貿易網研究員石正科告訴《華夏時報》記者。

根據山東省金鄉縣大蒜專業批發市場信息中心對8月5日-8月11日大蒜行情監測,大蒜平均價格為3.81元/斤,較此前的3.94元/斤,周環比下降3.18%。

近日,隨著大雨漸息,需求量增加,金鄉大蒜價格也小幅回升。

不過,在石正科看來,按照目前價格來看,僅有不足五成的低價收儲蒜商能盈利,前期高位進場的蒜商,很大可能面臨虧損。

低迷的蒜價

金鄉大蒜國際交易市場內,近幾天交易量明顯上升。一些新鮮面孔趁著蒜價低點入場,和一部分為了拉價差補貨的買家,一起推漲了金鄉大蒜的交易和價格。

但對蒜農來說,這并不算什么利好。

今年6月,蒜價迅速飆升,很多蒜農聞到了“蒜你狠”的味道。到6月底時,金鄉一般混級大蒜價格已經突破4.4元每斤,邳州更是達到5.5元一斤,遠遠超出了蒜農的“心里價位”。一些人甚至喊出“破6爭7”的口號,大蒜行情一片大好。

一位金鄉蒜商向《華夏時報》記者回憶,事實上,當時并沒有明顯利好,但連續漲錢效應,導致蒜農、商販一邊倒地集體看漲,造成有貨人捂貨惜售,階段性市場上貨少,形成無量上漲。

據了解,由于2017年大蒜產量大幅增加,2018年,大蒜的市場價格每斤只有1元到2元。由于收益太低,不少種植戶都選擇放棄種植大蒜,這也直接導致今年大蒜的產量大幅減少,價格隨之上漲。看到有錢可賺,不少農戶都出現了惜售心理。

“很多買家看到當時的價格,結合今年總量以及老蒜剩余量,再想到2012年2017年存蒜賠錢的影響,因此儲存商不敢輕易下手,更多地進行觀望,高價也影響了國內外市場的消耗,幾個因素相加,到了7月,大蒜價格連續下滑。”石正科表示。

據邳州蒜商反映,今年7月,大蒜交易量比往年少了70%,蒜農捂貨惜售,引起了蒜商的擔憂。因為大蒜是季節性蔬菜,立秋以后大蒜開始發芽,不僅質量下降,儲存也更加艱難,7月上貨量小意味著8月大蒜將會扎推上市。

果不其然,8月之后,大蒜價格一瀉千里,邳州大蒜跌至4元/斤,金鄉一般混級大蒜3.3元-3.5元/斤。

“蒜農手里還存著最后一批大蒜,如果不進冷庫儲藏的話,這些大蒜過不了多久很快就會發芽的。一旦大蒜發芽,就會砸在蒜農手里了,怎么也賣不上價格去了。”上述蒜商表示。

由于蒜農自己沒有冷庫等儲存條件,再加上現在已經到了種植新蒜的季節,種植戶就急于將自己手中的大蒜賣出去。而利奇馬臺風和隨之而來的暴雨,加速了這一擔憂。蒜農主動拉到市場銷售,小販子前期收儲的大蒜也基本上都拉出來賣了,一時間,大量的大蒜涌入交易市場,價格下跌應聲下跌。

“目前的交易價格和之前每斤差了1元多,對于蒜商來說,這是收儲的好機會,相當于每噸成本節省2000元。不過,對于前期高價入庫的蒜商來說,必須得經過多次煎熬,才能收回成本,55%的蒜商都可能面臨虧損的壓力。”石正科說。

據了解,冷庫儲存的成本每斤約為0.8元,這意味著在5.5元高價收儲的大蒜,最少需要6.3元才能回本。不過,按照目前價格走勢,這個價格很難達到。

恢復理性

8月12日,大蒜開始萌芽,綠綠的嫩芽讓儲存商和蒜農壓力增加,現在第一批儲存商收儲平抑價格已結束,第二批儲存商收儲也已開始封庫門,新進場的儲存商周末開始增加,預計近日會形成收購高潮,但價格不會太高。

與此同時,消化大蒜的主力軍——蒜片,卻由于原料價格高,生產成本大幅增加,與去年蒜片相比處于劣勢,利潤很小,存在風險。按照去年產量計算,去年生產蒜片消耗200多萬噸大蒜。在業內人士看來,如果蒜片原料價格不下降的話,今年蒜片生產將無法恢復,大蒜或存在積壓問題。

數據顯示,截至8月10日,全國新蒜入庫量大約在230萬噸左右,今年鮮蒜入庫大約15萬噸,老保鮮蒜現在還有40多萬噸,保鮮蒜總量達到了285萬噸左右,也有說入庫總量在300萬噸。

和每一種農產品一樣,囤積的大蒜如果不能在一年之內銷售出去,等待著收儲商的,很有可能是“爛庫”。

“作為農產品,大蒜的農產品周期難以避免,但大蒜的產業鏈由于可收儲而有一定的金融性,因此價格浮動難以逃離資本的影響。此次由于種植面積減小,蒜價上漲可以理解,但農戶惜售背后,鼓勵農戶‘破6爭7’的聲音值得警惕。這樣人為攪亂市場,成功了就是‘蒜你狠’,失敗了就得賠上農戶和收儲商一年的成果。除了游資,這種行為沒有贏家。”上述收儲商說。

石正科此前也表示,盡管大蒜市場充滿著博弈,但價格運行也符合農產品的規律,不是蒜商輕易可以掌控的。“炒蒜”像賭博,農戶和蒜商更應該提高警惕。

責任編輯:徐蕓茜 主編:陳巖鵬

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,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(微信搜索「華夏時報」或「chinatimes」)

(0)收藏(0)

評論

水皮雜談
香港正版平特生肖图一肖中特 好彩一走势图 秒速时时玩法介绍 3D开机号开奖 江西11选五5开爱彩乐奖结果 2019年白小姐开奖网络 吉林时时技巧稳赚 腾讯分分彩怎么开代理 北京pk赛车技巧 福建时时11选五平台 时时彩退水意思